酌纨

愁懷難遣,無關風月
以情恕人,以理律人
偶尔手作/随意写文

—— 【同人】双生·劫【中秋贺文】(萝铃的魔力)BE/伪金穗

去年中秋贺文←_←

双生劫

时如逝水,永不可回头,谁又曾看透过谁的命格?同年同月同日生,于他,是否为劫?

桂香满溢,敌不过茫茫

人生易醉,亦不过汤汤

——题记

茫茫°

【萝铃篇】

人生不相见,恰如参星与商星,天长地久,天各一方

明日你我隔山岳,世事是否皆茫茫? ——萝铃

这个城市的秋天偶尔闷热,但却也如诗中所说,“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

午后萝铃独自走在无人的小巷,初秋多云的天空显得有些许暗淡,空气中那中秋时节才有的桂花香气却显得愈加浓郁。萝铃依稀可以辨别出那是橙红色的丹桂才有的味道。在这沁人心脾的香气中,过往浮生才一点一点氤氲在萝铃眼前,萝铃曾在中秋与他共赏过大片大片的橙红色丹桂。丹桂在桂花中香气最为浓郁,而大片大片的丹桂树林更有“灼灼其华”之貌。她曾与他在桂花树林嬉戏玩闹。彼时花开正好,便不曾想到过如今别离。

她喜欢他,她喜欢他的油嘴滑舌,喜欢他的玩世不恭,只是她觉得他从未说过喜欢。只是常听纪伦,大冬提起他早已有喜欢的人,却不知道是谁。罗玲隐约觉得他喜欢的人不是她,萝铃本就有所耳闻,他们是青梅竹马,大概也有两小无猜之意。将来携手共度此生也不是不可能,才子佳人不是不配。只是与她无关而已。

秋风似有些凉意,但丹桂的香气却四号不减。不知从何处吹了几瓣桂花,恰从萝铃眼前飘过。只那一瞬间,所有的悲欢离合又似乎都重现,白房路旁,青阳山庄,萧龙学院,以及和他曾并肩作战的“战场”……那些一起经历过的生死与共,那些在生死关头还调侃玩闹,都还历历在目。清晰恰如明镜的浮现在眼前。

许是思念有些太长,已不觉这小巷走到了头,桂花香气有些淡。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只是似水流年,而今不复当初,他们现在一定也很好吧。

若你不在身旁,再有桂花又怎样?

易醉°

与你如饮酒,至香醇至情深,只是易醉,一醉此生尽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太史穗在雪洲自家院子里吟出这几句地球的诗时,雪洲已是暮秋时节。雪洲本难见到太阳,暮秋时节更是天阴沉的很。太史穗躺在院子里的竹椅上,轻摇着折扇,却回想起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那是在吸血族领地奇波洛城堡前的草地上,那天天气并不太好,阴沉着天下着蒙蒙细雨,太史穗跟随长辈从家里出发时并未下雨也就不曾带伞。太史穗有点恐惧,身为魔力种族却不会施展遮雨的魔法更没有伞来遮掩。原本因没有魔力就对世界有些许敌视的她更是恨不得赶快离开,可因她高傲的性子她却没有这么做。细雨蒙蒙似针尖一般扎在她的脸上,亦扎进她的心。绝望无助,那是她常有的心境。任凭雨水逐渐湿了她粟色的长发,额前的碎发倔强地贴在脸上,正如她依旧倔强地站在那里无动于衷。

“喂,你喜欢淋雨?”身后传来一个男孩的声音,语气里带有些揶揄。

“没有。”她也只是淡淡的回答,苍白地没有一点色彩。

忽然觉得头上似有一片遮盖,似乎没有那如针扎一般的雨了。太史穗微微抬头只见一柄灰白格子的伞正为她遮风挡雨。她有些呆滞,想不出会有谁为她撑伞。

须臾,她缓缓转身,只见一个比她高不了多少的男孩,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细雨有点飘飘渺渺,男孩也变得有些恍恍惚惚,周遭的一切都让太史穗觉得有点像是在梦里。她想若这是梦,永远都不要醒来该有多好,她愿意醉倾此生。

男孩见她神情有些恍惚,便笑嘻嘻地说:“我是壹索的表弟,金格。你为什么不施展遮雨的魔法?是不是没学会?其实我也没学会。尽管我看起来比你聪明些。你应该带把伞遮雨。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淋湿了太可惜了。”

太史穗有些呆了,从未有人同她说过这样多的话,同族的都视她为异类,除了父母连家里的长辈都很少与她聊天。

她微微愣了愣,攒出一个笑,小声说“嗯,我是太史穗。”

远处一个男孩的声音传来:“金格,壹索喊你回家吃饭。”

金格把伞递给她,太史穗顺势接过来。金格转身向远处跑去,跑了几步,说出一句话。就是这句话,让太史穗一生铭记。此生醉梦。

铃声的响起才让太史穗从这场小时候发生的事里回到现实之中。

浮生若梦,有你,我愿醉梦此生。

愿天不负,人生易醉。

劫°

奈何你命格无双,我也该有此劫。

·壹·

寻寻觅觅,已是半年多光景。利夏等人翻遍了整个萧龙星球,始终不见萝铃的踪迹。最后的监控录像显示太史穗送萝铃到太空部乘坐宇宙飞船离开,可究竟去往何处却无人所知。

他们不止一次请求过墨夷家族的帮助,却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他们也不止一次地质问过太史穗却没有得到一点消息。

太史穗也因此秘密搬进雪洲,族长于她而言也只是虚职。

最后他们终于想到了地球的一句话【解铃还需系铃人】。金格才被他们揪出来。

·贰·情深

金格自述

我被他们找到的时候,其实我也一直没有走。我只是在巨人山上一醉方休。听说地球有种说法叫【一醉解千愁】。事实上也不太管用。我还是想起了那年的她和我对她说的话【别怕,有我在】。我和她,大概可以算是青梅竹马。我喜欢她,就算后来针锋相对反目成仇,我也还是喜欢她。

可是她不喜欢我,她也许从不喜欢我吧,有时候我也觉得挺苦的。

后来萝铃就回来了,壹索让我保护萝铃。那么我又碰上她,我有时候实在不太明白她为什么总是想要做恶魔,做一个我们都认为坏的人。

我和萝铃时常拌嘴,我也常常欺负她。我也只是把她当做妹妹。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萝铃的事总与她有关。

我真的喜欢她,哪怕她不喜欢我。

我下地狱无所谓,就怕地狱里没有她。

现在,我只想知道她在哪

·叁·缘浅

太史穗自述

明明上午我还在雪洲逍遥自在,下午就得去我最不想去的地方——茉莉花岛。

月使告诉我,她可以让我有个了解。我无所谓。

然后我就通过监听设备听到他说的那些话。

其实我是喜欢他的,一直喜欢,哪怕我从不曾说过。

我的确作恶多端,我不解释。【老娘自作自受】

可是谁又曾知道我的苦衷?我的绝望?

我曾经做过什么,我来负责。

哪怕结果,会让他感伤。

所有的错,所有人都觉得我错了。可是我真的错了吗?【老娘没有错】

我曾经下雨天只是跟在他后面却不让他知道,我觉得那时候有他在。

我曾经偷偷的只是爬上巨人山却无人知道,只是为了看一眼他的背影。

也许那些不重要。

我送萝铃走,因为她告诉我,我们同一天出生有缘,她不再喜欢金格了她累了。

无所谓了,不重要。

金格,唯有你是我的天堂。

此生遇你,我愿沉醉此生。

·肆·

四年之后,纪伦自述

太史穗四年之前忽然辞去族长职务,萝铃四年之前忽然回来,金格四年之前忽然失踪。

我都不清楚怎么了,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我也只能枉自猜测。

我觉得谁都没有错,只是情深缘浅,缘深情又浅。

毕竟回想,都是感伤。

也说不得,反正是劫。

·终·

金格哪里都没去,还是在巨人山上。

太史穗是失踪了。

萝铃好好的,只是没有了金格。

有一天纪伦在太空馆开假飞船时看见金格与太史穗擦肩而过。谁也没有找到谁。

正如这世上没有任何人有必要为别人而活。

双生劫·终


随意吐槽


评论(6)
热度(8)
返回顶部
©酌纨 | Powered by LOFTER